李菁丨北方之行

摘要: 去北方的初衷,原是想邂逅一场北方的大雪。我在南方生活了二十一年,却未曾踏足过北方的土地,内心对那片地方充满了好奇与向往。冬天去,还能奔跑在北方的雪地里,多么好。只是这样单纯的想望,便执意抵达。

10-12 19:44 首页 遇见吧啦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遇见吧啦

北方之行

作者:李菁




这些文字,写于2011年,那年我21岁,六年之后,我将这些文字呈现在你们面前,只是想打开记忆的钥匙,去重温那些珍贵的时刻。(作者:李菁)


这一刻,我坐在屋里的书桌前。窗外的雪已经渐渐地融化了,空气清冷。

 

我戴着耳麦一遍遍地听Enya和安德烈·波切利的歌。他们的歌曲悠长曼妙,像一幅无限延长的水墨画,给人以广阔无边的遐想。在这冬日清冷的晨曦,我需要用它来润泽自己的 内心。

 

伴着这样的音乐,我开始回忆刚刚结束的北方之行。

 

我要写的文字,它不是以游记的形式出现。我不是要告诉你们,北方的冬天有多么寒冷,我不是要告诉你们,沈阳的冰雕有多么巧夺天工,我也并不是要告诉你们,天坛故宫有多么的大气端丽。

 

那些太过于盛大的事物总与我们这些凡俗的人隔了一层纱,到底是琐碎细小的情愫更贴心贴肺。

 

我要向你们诉说的,也正是这一段旅途中的细微暖意。我想告诉你们,阳光在海面上洒下的吉光片羽是怎样的耀眼,我想告诉你们,故宫里的老树是怎样的肃穆与凛冽,我想告诉你们,北京四合院的老墙是怎样的斑驳与苍绿,我想告诉你们,清水里盛开的莲花是怎样的清妍贞静。

 

我还想告诉你们,人与人之间最干净的温暖。

 

而后,我想亲吻浅灰色的花岗岩,并在上面刻下一句话,一个人生活的丰盈程度,不仅仅取决于他的个人经历与修为,更在于他所遇见过的人,邂逅过的风景。

 

在人生的旅途中,遇到过的人与风景会像一粒种子一般种在我们的心中。它们会随着时光渐渐盛开。那茂盛的花与叶定会为你阻挡所有的忧伤,让你,一生,向阳。

 

旅行的初衷,本是对世间万物的爱。

 

因为未知,所以寻求。

 

                                                    ——写在前面

 






一.清梦伊始

 

决定去北方,似乎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曾在火车上遇见一位志趣相投的叔叔,他说,理性的人做什么事总会思前想后,脑子里有四种方案,所以总也下不了决心去做。而感性的人,他做什么事只有一种方案存在于脑海。所以,想到了什么就会立马去做,毫无顾虑。


我们交谈只不过半个小时,他便断定,我是一个极其感性的人。

 

我想,他说得不无道理。我确实是一个无忧无惧寻求内心喜好的人。感性的思维占据了我的整个内心。

 

去北方的初衷,原是想邂逅一场北方的大雪。我在南方生活了二十一年,却未曾踏足过北方的土地,内心对那片地方充满了好奇与向往。冬天去,还能奔跑在北方的雪地里,多么好。

 

只是这样单纯的想望,便执意抵达。

 

去北方的事,我并没有对父母提起,害怕他们担心我,也害怕他们反对我只身前往那么远的地方。这是从小到大第一次,他们不知道我行走的方向。

 

这是长大的标志吗?任性,自私,执拗,桀骜不驯。与父母的期望背道而驰。

 

总是要这样放肆一次的,总是要有一次的。

 

男孩陪我去火车站买了火车票。终点是辽宁葫芦岛。他起先是不舍得我一个人去的,但是他终究不愿打破我的梦。他懂得我对于一切美好事物的热望,他懂得我的一意孤行,我的坚持。

 

离开四川之前,他给我买了围巾,帽子,手套,以及棉质的鞋垫。他说,你去北方了,就让它们替我来温暖你吧。


他给我的爱总是那么细腻。

 

赶火车的那天,他来送我。我们坐在候车厅的一角,彼此低声耳语。我靠在他的怀里,半眯着眼睛。他轻轻地为我唱着羌族的《敬酒歌》,歌声绵密动情,仿佛将我带入了他们美丽的羌寨。

 

突然,他停住了歌声,低声对我说,你看,对面的那个女孩在哭。

 

我转过脸,望向不远处的一个女孩。她戴着灰色的围巾,脸被冷得通红。眼眶红着,蓄满了泪水。那一刻的她,像一株飘荡在山巅的植物,那样孤寂。


我的心凉了一下,然后将双手紧紧地搂在男孩的脖颈。我知道,这一刻,我有多么幸福。

 

总觉得,他对我的爱胜过了以往的任何一个。他的嘴里念的,心里想的,日记里写的,只有我。书中写着,千金难换有情郎,如此贴切。

 

火车开动的时候,我收到了他发来的短信,“青青,我看见火车走了。”短短的一句话,却叫我内心立刻湿润如雨。我仿佛看见他穿着黑色的羽绒服,一个人在站台上久久地站着,目光痴痴地追随着长长的火车。那一刻,冷冽的寒风吹乱了他的头发。

 

是记忆里那样珍贵的一幅画面。带着爱的温度,带着恋人的牵念,带着时光的美丽印记。

 

而那一刻的我,穿过漫漫黑夜,被火车带向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火车的终点,将是北方。

 

一个人在火车上须度过几十个小时。车厢里的人很少,困了,我便枕着黑包睡,睡得很香。第二天清晨醒来,翻开包看看里面的钱物是否都在,然后拿出包里的小面包来吃,混着一杯纯牛奶。早餐过后,便开始看随身携带的书籍。

 

有人上了火车,放好了大堆的行李,一边看手中的票,一边坐在我的身边。彼此交流了几句。没过几个小时,他便提着行李匆匆地下了火车。而后,身边的那个座位又出现了一张新的陌生的面孔。

 

那些人坐的都是短途。匆匆地来,又迅疾地离开。

 

傍晚的时候,身边的座位又空了。

 

心里似乎并不觉得孤单。看书看累的时候就会看看窗外的风景。火车经过许多站点,武汉、襄樊、谷城、唐山、天津……火车每停一次,我的心里就悸动一次。离终点越近,我越是无端地紧张起来。仿佛是去见一个暗恋已久的男子,离得越近,心里便会牵扯出暗里的诸多红线来,那线,是记忆的线,是思念的线,是期待的线。

 

北方,成了我暗恋已久的男子。

 

而我,踏过这万水千山,只为与之相见。想起那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目光追随我的翩翩少年,我竟觉得自己成了薄情寡义的女子了。

 

那一刻,我放下手中的书,痴望着车窗外的那一片片白桦林,望着它们渐渐地隐没在了寂静的黄昏里。

 

我在岁月的清荫下颠簸,

满心的想念化成了火车的轨迹。

轰隆隆 ,轰隆隆,

那可是你撕开心肺呼喊出的声音?

 

清梦伊始,

我把你的声音镶嵌在了书的扉页里,

如同一张银色的带着香味的书签。

在每一个响着轰鸣声的夜里,  

为心

驱赶孤寂。

 

我在时光的深处,

奔跑,游弋。

你知道,

我只是想听雪花落下的声音。

 




二.葫芦岛

 

1月10日。11点半。这一刻,我抵达了辽宁葫芦岛。

 

我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吃力地走下火车,然后拿出手机编辑短信,“落梅姐姐,我穿粉红色的棉衣。戴着白色的围巾和帽子。你呢?”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怕她难以认出我。

 

她是我在51里认识了一年的博友。

 

刚走几步,我便远远地望见了落梅姐姐向这边跑来。我能确定是她,因为我曾在她的51里看过她的照片。

 

我看见她穿着粉红色的棉衣,戴着帽子,笑容满面地迎过来。那一刻,一股暖流溢满了我的内心。

 

回到落梅姐姐的家后,我便开始洗头发,洗澡,消除旅途的疲惫。落梅姐姐和她的老公就在厨房里为我准备午餐。

 

我躺在一个大木桶里泡澡,温热的水让我感到舒心与踏实,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开始慢慢地舒展开来。如同一朵在清水里展开花瓣的白色莲花。


正在这个时候,我听见姐姐家又来了一位朋友。她们说着东北话,声音很大,两个人笑起来的时候也特别爽朗。我在心里想着,这也是北方人与南方人的不同呀。心里不禁更加快乐了起来。用手指一遍遍地拍打着水花,看着水花一次次地溅起,然后又一次次地落在我的手腕上,乐此不疲。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头发上的水还没干,水珠子滴滴答答地往衣服上落。我透过湿稠的发梢看清了正在朝我走过来的那个短发的中年女子。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她是梅子姐姐。亦是51里的友人。

 

那一刻,我微笑着上前拥抱她。发梢的水泽浸湿了她的一小块衣服。

 

她一边含笑打量着我,一边对着正在做饭的落梅姐姐说,“你看,她竟是比照片里看起来更像个小孩子。”我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看着她笑。梅子姐姐是一个看起来有风骨的女子,恰似一朵开在寒冬的腊梅,丰姿洒然。我是乐于亲近这样似梅花一般的女子的。

 

落梅姐姐和她的老公为我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餐桌上是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海鲜。

 

我不会吃大虾,落梅姐姐和梅子姐姐就在一旁将虾一个个地剥好了放在我的碗里。一边剥还一边叫我多吃点,我觉得自己像一个被宠溺的孩子。

 

午饭后,梅子姐姐去上班了,落梅姐姐就带我去逛街。出门前,落梅姐姐给我戴上了她的一顶毛线帽子。玫红色,格外鲜艳。

 

刚走到户外,整个人就仿佛被放进冰箱里一样,冷得我直打哆嗦。凛冽的寒冷像鞭子一样哗哗地抽着脸颊。早已听朋友们说过,南方的冷,是潮湿的。而北方的冷,却是刺骨的。这会子,终于体会到了那种刺骨的寒冷。

 

张口说话,也会吐出一团团的白气。白烟子呼呼地弥散着,让人越发地觉得冷了。走了没多久,就发现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不仅戴着帽子围巾,每个人都戴着一个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迎着风。很多时候,连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线。

 

落梅姐姐怕我冷,便带着我去商场买了口罩和帽子。在一个鞋店里发现了一双期盼已久的靴子。靴子的侧面和帆口绣着鲜艳的花样,姹紫嫣红地开在这黑色的底子上。一见便倾了心,我喜欢这带有名族风情的物。落梅姐姐与我一起一遍遍地与老板讨价还价,终于用不贵的价格买下了它。

 

它有一个动人的名字,叫做“佛笑缘”。这世间,哪一次邂逅不是因为冥冥中的注定?哪一次相遇,不是因为“缘份”二字?就像此刻,我正站在北方的土地上,穿着这双喜欢的靴子,笑靥如花。亦是缘啊!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落梅姐姐带着我一起去接她的儿子。她的儿子刚满八岁,正在读小学,是一个顶聪明的小孩。走到一条街道上,到处都是人头攒动,内心好奇。走近了才知道,那都是在学校前接各自孩子的家长。

 

不一会儿,学生们按班级的大小顺序依次从学校大门排队走了出来。队伍旁边有年轻的老师在整理队形。领队的小孩用一双小手将班牌高高地举过头顶,家长们便通过班牌的所在来寻找他们的孩子。

 

孩子们背着书包走出校门,各自朝着各自的家长奔去。一见了大人,便拉着大手朝着学校旁边的小吃摊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着,“我要吃爆米花。”“我要吃烤鱿鱼。”一片热闹的景象。

 

落梅姐姐的小孩很快找到了他的妈妈。姐姐给她的宝贝儿子买了路边香喷喷的油炸火腿肠,一边走一边嘘寒问暖。我在心里暗自想着自己当了妈妈时的样子。想着想着便不自知地打了一个寒噤。许是太冷了。

 

在路边,有穿绿色大衣的老翁在卖冰糖葫芦。一串串的冰糖葫芦红的红,绿的绿,黄的黄,被哧溜溜地插在草墩子上,围成了一个漂亮的扇形。姐姐给我买了一根山楂味的,那山楂被压扁了,取了里面的核,上面沾了密密的糖。咬一口在嘴里,酸酸甜甜,别是一番滋味。

 

北方的天似乎暗得特别的早,傍晚五点才刚过,到处都黑了。落梅姐姐的老公开车来接我们。他把车子专程开到沿海大道上,想让我看看北方的大海。

 

一路上,姐姐的小孩躺在车座上睡着了,发出轻微的鼾声,谁都不愿惊扰他的美梦。那一刻,他就像一个小小的兽。

 

车子开到了海边,姐夫把车停了下来。我和落梅姐姐冒着冷冽的大风走向了沙滩。黑夜遮住了我的眼睛,我看不见大海的模样。那一刻,它隐匿在了一张硕大无比的黑幕之中。我只能静听它的声息。

 

大海,你也沉睡了么?那么,我定要在明天晨光微曦的时候,来见你。

 

我从一朵盛开在远方的莲花里走来,

 过山,过水。 

只为触摸梦中的倒影。

 生命的花蕊上,总会有 

几只飞舞着的天真的蝶 

探寻着灵魂远处的芳菲。 

你竟是不愿见我的, 

兀自躲在黑色的穹苍里闭了眼睛。 

我在死一般沉静的夜里, 

守望着一片辽远的无垠。





三.碧海蓝天

 

 

走进那一片碧海蓝天的时候,我自己也变成了一抹蓝。蓝得透明,仿佛是法国女童的眼睛,那晶亮的眼眸里似乎还盈着浅浅的泪。

 

后来,我每每回忆北方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里湛蓝的天,碧蓝的海。

 

我踩在沙滩上,无比欢喜地奔向它。凛冽清冷的风在我的耳边呼呼地刮着,我并不感觉到疼。我奔向它,在那个寒冷的清晨。


它慢慢地近了,近了。如一块蓝色的缎子一般贴在了我黑色的瞳孔,清凉,温存,带着海风咸湿的气味。我知道,那是大海的味道。

 

海面皱起像鱼鳞一样的锦,四面里的辽阔,如同梦。我怀疑自己真真是走进了一场清梦,斑驳的光影,深深浅浅的涟漪,仿佛只有在梦里,才能无声地邂逅。


海水在我的耳畔发出缠绵低回的声响,幽咽微叹。似是在告诉我,这不是梦,而是真实的遇见。

 

碧蓝的海,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了青花瓷一般的润泽透亮,海浪一波波地涌起,仿佛是碎了的瓷片,在这个寒冬的清晨,延伸出极长极长的忧伤。沿岸的海水结成了冰,雪白晶莹,它们在微弱的阳光中发出更微弱的光芒来,这白色的微光,让我寻着了一种诗意通透的美。

 

我在沙滩上奔跑,跳跃,我用不同的姿势与之拥抱,如同,拥抱我的爱人。我爱它的广袤无边,我爱它的深沉,我爱它蓝色的眼睛。它时而像一头发怒的野兽,尽显它的威严与傲骨,有时候,它又像一个天真的孩子,嬉笑玩闹,或者安静地沉睡在清风的歌唱里。它有许多种样子,所以我对它的爱总也不会有厌倦,不会有止尽。

 

海边有一位老人在放风筝。他牵出长长的线,轻盈的风筝在蓝天的映衬下静静地飞着,飞出一个个优美的弧度。我在远处看着这一幕,内心惊动,想着生命的孤寂与安宁也就是如此了。在碧海蓝天里放出一只小小的风筝,并且一直守望着它,牵念着它,直到离去。

 

离开这里的时候,我蹲在沙滩上捧起细润柔软的沙砾,它们在阳光的映衬下透出赭石的色泽。我将这捧沙砾装在了随身的口袋里。那一刻,我突然记起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她说,我从未看过大海,真想有一天能见到它。

 

后来,我将那袋沙砾送给了那个女孩。我在她的耳畔神秘地告诉她,这是大海的味道。

 

那一刻,她的眼里溢出了泪花。我又开始想起了海的颜色。

 

我时常回忆起北方,回忆起北方的这一片碧海蓝天。我的记忆里,多出了一抹纯净的蓝。

 


四.内蒙古敖汉旗

 

你抬头看看远方吧!这世间最美好的事物是无言的,无言的时候则让我们最细腻地接近美好。


                                                        ——林清玄


1月11日的这个午后,我和落梅姐姐坐在开往朝阳的汽车上。这一天是佳丽姐姐的生日,所以我们准备赶往她的家,给她一个最甜蜜的拥抱。

 

这条路并不平坦,老旧的汽车在颠簸中吃力地行驶着。落梅姐姐坐在我的身边,向我讲述着她的故事,关于她的家庭,关于她的梦想,关于她对于生活的爱。我喜欢这样的倾听,仿佛那些带着忧伤与喜悦的故事都是绣在生命锦缎上的花朵,让人感到活着的不易与美好。


车身的不断摇晃让我感到头晕,一个小时以后,我便枕在落梅姐姐的臂弯上睡去了。那时的她,正在看雪小禅的《烟花那么凉》,美丽芬芳的文字让她感到安心。我们都是对文字有着深切喜爱的人,所以内心极易贴近。

 

醒来后,汽车已经驶过了一半的路程。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望向窗外,我被自己在那一刻所望见的景色惊了心。广袤的土地,干枯的树枝,光秃秃的山丘,堆着干草的田地,结了冰的河流,立在风中的骡子,沉睡的鸟雀……它们像一幅幅被相机定格的画面一般久久地浮现着,使我满目空寂。我并不觉得有丝毫的失望,反而是惊喜,这浩大的荒凉未尝不是一种更为平实坦荡的美。

 

我取出随身的相机,透过车窗拍摄着那些疏忽而过的风景。这才是我想要见着的北方呀!它肃穆,凛冽,浩荡,广阔,并且带着一种刻骨的凉意。如同一个度过了大半生的男人,脸上有了沧桑,有了从容与坦荡,那种内心的强大力量正是逝去光阴带给他的气场。

 

那一刻,我爱极了眼前的广袤天地。它像一个巨大的花盘,吸干了我生命里曾有过的忧伤,敏感与潮湿。我似是看到了活着最初的姿态---删繁就简,静寂无声。

 

我在万籁俱寂中,聆听着心海里的笛音。

 

抵达朝阳的时候,只觉得寒风刺骨,我背起黑色的背包,然后迅速地将口罩戴上。

 

佳丽姐姐知道我和落梅姐姐要来看她,专程叫儿子从家里开了一辆车来朝阳接我们,她也跟着一起来了。三个小时候以后,我们在人海中欢喜地相拥。那个寒冷的黄昏,街边的霓虹灯将我们的脸照得通红,这样的相见,让人心生美好。

 

车子在公路上行驶了起来,它将带着我们抵达佳丽姐姐的家乡——内蒙古敖汉旗。坐在车内的时候,佳丽姐姐一直用她的右手紧紧执着我的左手,手心的温度蔓延到了内心。佳丽姐姐是我在51里认识的一位德高望重的博友,她的文章质朴隽永,底蕴深厚,她的为人也是坦荡热忱的。我喜欢她的那份真性情,哪怕早已过了不惑之年,也一直保持着内心的朝气与勃发。在年轻人面前从不摆架子,那种高尚的人格,率真通达的品性也深深地影响着我们。她温和慈爱地握着我的手,仿佛是对待自己的女儿。

 

那一刻,佳丽姐姐坐在我的右侧,落梅姐姐坐在我的左侧,三个人随心地叙着家常。第一次见面,便如同亲人归了家,我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厚实的温情。仿佛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在这一刻早已消散殆尽了。

 

我们聊起了51这个大家庭,聊起了这个大家庭里的许多友人。佳丽姐姐讲述起了她曾与51博友的相遇,那些细小的温暖,真挚的情谊如此贴心,在后来的聊天中,我们又谈到了文学,谈到了旅行,谈到了平实快乐的生活。姐姐鼓励我多读多写,争取以后能看到我的成就。车中的三个小时本来是漫长的,但是有了这轻松愉快的谈话与人情的暖意,心里反倒觉得短暂起来。

 

望向车窗外,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白杨树上的鸟巢在风中摇晃着,发出轻微的声响,吃吃艾艾地诉说着这片土地的神秘,诉说着,这是一个短而无法在短的当下。窗外的天地似是渐渐地睡去了……

 

夜晚八点,我们终于抵达了敖汉旗。下了车我们就去了一家火锅店,佳丽姐姐的老公早已在那里安排好了一切,我们要为姐姐庆祝一个快乐的生日!

 

佳丽姐姐的儿子和儿媳妇也来了,大家一起举杯为姐姐祝寿。姐姐的脸上一直洋溢着无比幸福的笑容,喜悦的眼角流露出深情而饱满的情感。我在这一片喜庆祥和的氛围中感受着来自家的温暖。

 

吃过饭以后,我们来到了佳丽姐姐的家。走进室内,我们便脱下了外套,那些帽子围巾手套也立马摘了下来,周身都是暖和的热气。北方的冬天,家家户户都会有暖气的供应,所以室内与室外简直就是两个天地。


姐姐的家很宽敞,到处都充满了花香与书香的芬芳。姐姐给我们泡了茶,然后取出当地的特产让我们品尝。酸枣与山楂,吃在嘴里只觉得新鲜爽口。

 

那个晚上,佳丽姐姐睡得很晚,因为那天是她的生日,有许多好友在51里给她留下了许多真心的祝福,她便一个个地去回复,带着一颗感恩与喜悦的心。爱人之,人恒爱之。姐姐在潜移默化中让我感知到了许多人性的美好所在。

 

第二天清晨,姐姐和姐夫带我们去了敖汉旗的市政府食堂吃早餐。早餐极其丰盛,让我大饱眼福,大饱口福。放眼望去,大大的圆形桌上摆着荞面,鸡蛋,玉米粥,豆浆,大水饺以及咸菜,单单是那咸菜都有十来样,让我享受到了从未享受到的待遇。我知道,平日里姐姐吃得是极少的,但是因为我们来了,她便想着要把最好吃的东西都给我们。心里顿时感到特别的感激与幸福。


吃过早餐后,佳丽姐姐又带着我们去了她办公的地方。走进姐姐的办公室,她又为我们泡了两杯茶。这里的工作环境舒适且安静,让我好生歆羡呀!


后来,姐姐又带我们去看了结冰的河。我们小心翼翼地踩在冰上,生怕摔了跤或是遇见一个冰窟掉下去,胆战心惊的。落梅姐姐穿的是高跟的鞋,所以一直不敢下来踩冰,她比我还害怕呢。我就牵着她的手,让她往冰上慢慢地走。


这冰河可真壮观,我有生之年第一次看见,一条奔流的大河全部结成了冰,一眼望过去,都是银白。有这样的遇见,我真欢喜!

 

因为行程匆忙,我和落梅姐姐在这天中午就必须离开敖汉旗了。佳丽姐姐说,希望我们夏天的时候再来内蒙古玩。她向我们描述着,夏季大草原的美丽与辽阔。我似乎想象得到,在灿烂的阳光下,鲜嫩肥美的草蔓延到了天际,各种颜色的野花星星点点地盛开着,在和风中吐露着芬芳,有蒙古人唱着歌儿赶着洁白的羊群……冬天的内蒙古是荒凉的,而夏天才是这里最美丽的季节。


我开始对未来的某一个夏季满怀了憧憬。

 

离开这里的时候,佳丽姐姐还让我们品尝了她自家包的牛肉馅的大水饺,还熬了一锅肉炖蘑菇。姐姐的盛情款待让我们内心甜蜜。

 

在汽车站的检票口,佳丽姐姐给我和落梅姐姐一人买了一瓶饮料,后来仿佛觉得我们不够,又匆匆跑到食品店又买了两瓶,然后将其递给我们。那一刻,佳丽姐姐看我的眼神充满了疼爱与不舍。她站在检票口的角落里望着我们越走越远……

 

坐在回程的汽车上,内心久久无法平静。这短暂的相会让我滋生出许多的思省与感慨,想着人与人之间的温情,竟是这般的温润如水。

 

那一刻,落梅姐姐依旧翻开雪小禅的《烟花那么凉》来读,我不打扰她,而是一直地望着窗外的风景。我真想将我此时此刻所望见的景物都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里,过山过水从南方赶来,也只为填补内心的需索。

 

我像来时一样透过车窗拍着疏忽而过的风景,车窗的玻璃因为天气的寒冷而起了一层薄雾,我便用手轻轻地擦亮玻璃。我喜欢这样静止的时光,让我得以在陌生的境地里寻觅着生的隐秘,那些关于荒凉关于落寞关于孤寂的花瓣在这离开世俗的当下得以片片纷落。一切遥远的幻象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印证,一粒沙,一片白桦林,一堆玉米,一只唱歌的鸟,都是内心深处最干净,最隽永,最丰盈的所在。

 

夜晚,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落梅姐姐的家,她让姐夫买了几束玫瑰花来,想让我泡玫瑰浴。她的闲情逸致倒与我的天真无暇颇为相似,心里觉得欢喜。


落梅姐姐将木桶里放入了温水,然后滴了几滴玫瑰精油。她将一朵玫瑰小心翼翼地别在我的发上,然后将另外几束玫瑰递给我,我便将花瓣摘下来,一点点地洒向水中。泡了玫瑰浴出来,肌肤也有了玫瑰的芬芳,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穿上落梅姐姐为我准备的玫红色睡衣,懒散地躺在温软的大床上,红色的条纹被单衬着我的脸,使得我整个人都沉浸在了一片瑰丽的色泽里,顿觉颓迷艳粉。


那一刻,想起了《花为媒》里有这样一段描写张五可的句子,“自恋,透着少女的可爱。头上的青丝发乌光闪耀,插一枝红玫瑰紧压着鬓梢,面似芙蓉眉如新月耳如宝,鼻如悬胆齿如编见我这口似樱桃。水灵灵一双杏眼似笑非笑……”

 

年轻的时候,真该有这样的可爱与本真才好。老了的时候,才有往事得以惦念。就如这一趟北方之行,当我老了,头发白了,再忆起这一年冬天的自己,该是怎样的一种怀想呀!

 

旅行本是一种清静的欢喜。我为这欢喜而来。

 


五.蝶

 

我喜欢雪,因为它干净。干净的东西总是打动人,白,而且凉。

                                                       ——《雪知道》

 

我总想变成一只宝蓝色的蝶,在一片洁白无垠的雪地里翩翩飞舞。我没想到,有一天,我真的会变成这样一只幸运的蝶。

 

我从远古的旷野里飞来,飞向了那片属于北方的洁白天地。丰盈的羽翼放纵着我的欢畅,低垂的眼眸收敛着我的忧伤,我寻着那片雪白,一寸寸地飞着。扇动的羽翼似乎也在为我唱起了歌,歌声空灵绝美,那一刻,我的血液也是欢愉的。盈盈的飞舞中,看得到清幽似深山古泉。

 

我知道,我是一只带着清愁的温软的蝶。一只渴望在雪白天地里追梦的蝶。

 

我来了,带着爱与憧憬闯入了这片纯洁的领域。肃杀杀的寒风刮伤了我蓝色的羽翼,我并不觉得疼,因为我看到了曾经在梦境里出现过无数次的雪地。广阔无边的雪地多么像天边的云海,素净,洁白,充满了温馨的絮语。

 

我在灿烂的阳光下快乐地飞舞着,将积雪撒向头顶的那片天空,然后看着雪粒从我的眼帘簌簌地滑落。我亲吻雪花明亮的眼睛,就如同,亲吻着灵魂里的另一个自己。我送给雪花一片云影,送给它纤纤的波鳞,以及一首带着芬芳的诗歌。它惠赠于我晶莹的甘露,并与我深情相拥。光与影,雪白与宝蓝,鲜花与甘露……这一切都将是生命里最幸福的模样。

 

我看见一片湖水成了广阔无垠的洁白,我看见雪雕与冰雕以不同的姿态展现着雪的曼妙与浩瀚,我还看见许多孩子在雪地里踩下的深深浅浅的足迹。我的羽翼也渐渐地沾染上了一片的洁白,心里顿时也怀有了落月笙歌的轻快欢欣。

 

我爱这里,我爱这雪白色的梦,爱它的美丽,饱满与生动。可是我只是这北方雪地里高亢呼啸的一个渺远的回响,终要离开。天色渐晚的时候,我裹着这甜润的梦渐渐地飞远了,飞回了那一片远古的旷野。


后来的后来,我成了一只素白的蝶。原来,心,是一切温柔的起点。






End


 



作者 | 李菁。笔名吧啦,80后湘西灵气女子。艺术硕士,曾为大学教师,现为自由写作者,自由摄影师。喜美学,痴写作,迷传统文化,擅长摄影。已出版散文随笔集《见素》,短篇故事集《当茉遇见莉》。励志随笔集《你的人生终将闪耀》即将出版。个人微信ID:yujianlijing。公众号: 遇见吧啦。







文 | 李菁

图 | 网络

编辑 | 张蔷




如果这篇文章打动了你

可以扫描二维码赞赏给

用文字温暖你的李菁姑娘




想加入遇见吧啦公众号梦想会员群吗?

与同频的人,一起追梦。

扫二维码加群主,邀您进入~



首页 - 遇见吧啦 的更多文章: